当前位置:首页 > 国足 > 涉传销、谈“链爱”:警惕“区块链”成“区块乱”

涉传销、谈“链爱”:警惕“区块链”成“区块乱”

2019-01-23 12:18:56 369生活网 张辉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万妖岛上的人不能和外面的人联系,外面的人也没有办法联系到万妖岛上的人。没有过多久,天玑宫大殿之内,两道人影,一位真是司徒风前辈。另一位却是曲之风,独远,一见,一阵激动,曲之风远远,一见,一下子扑倒在了独远,怀中,道“呜呜,哥哥!”杨立本也想往胯下望一望,但被两个小家伙给提前发现了,还被他们哥俩同时联手嘲笑了一番,忽觉脸上有些发烧,强忍住伸头去望的冲动,装作毫不在意地死死盯住现在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半阴半阳花,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长者风范,沉思不语。

司徒风,继续,道“段飞,上一次西域之行,现在各派掌门和弟子,都在这里,独远也不是外人,月柔冰玉也不是外人,你把上一次西域之行介绍一下!!”首先,他生怕杨立识别不了,因此话语里面表明了自己的修为层级,而丝毫没有去反思为什么杨立会语气不善,要不是你打扰人家修炼,杨立至于做一回楞头青吗?杨立低头笑了一下,利用这一瞬间的时间估摸了一下己方的实力。

  2019春运大幕开启(新春走基层)

1月21日,旅客在安徽铜陵火车站乘车。

  过仕宁摄(新华社发)

  1月21日清晨,大连交运集团北岗桥汽车客运总站,旅客们乘坐春运首班车返乡。

  刘德斌摄(人民视觉)

  1月21日,由北京西开往呼和浩特的K89次列车上,乘务员们将“福”字和装有新春对联的“福”袋送到旅客手中。

  本报记者 贺 勇摄

  1月20日,在西安北站,民警向旅客发放“福”字,祝福旅客出行平安。

  张 炜 吴活泼摄影报道

  1月21日,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高铁站,志愿者们帮助旅客搬运行李、送水送药、赠送春联。

  谢尚国摄(人民视觉)

  开栏的话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冬止阳生,年味渐浓。即日起,本报开设“新春走基层”专栏,派记者探访各行各业,反映基层民生,书写每一个追梦人努力奔跑的故事,展现一个充满了繁荣发展活力的流动的中国。敬请关注。

  1月21日零时29分,北京地区春运首趟增开旅客列车K4051次,载着一车挥手告别的旅客和列车员,缓缓驶向江苏南通DD2019年春运的大幕就此拉开。

  今年春运自1月21日至3月1日,共计40天,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比上年增长0.6%。民航运输需求保持较快增长,同比增长12%左右。水运和道路客运均与上年基本持平。

  ■ 归心似箭

  1月21日零时20分,在北京站,69岁的李爷爷和老伴拎着大包小包,缓缓走进K4051次12号车厢。“我们从河南来北京打工,有3年没有回老家了,特地买了这趟火车票,就是想早点回去和亲人团聚。”想到11个小时后就能到家,李爷爷脸上掩饰不住兴奋。

  上午9点,在北京南站二楼候车大厅,返乡旅客的脚边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行李和北京特产;自助取票机前,车站工作人员正在帮有需要的旅客取票;大厅中间的润秋服务台前,几位大爷在咨询问题。整个候车大厅和谐、温馨,井然有序。

  候车席上,3位江苏徐州的大叔正聊得火热。他们在北京一家建筑公司打工,早上6点刚过,就早早来到车站等待10点多发车的高铁。“在外面打拼整整一年了,我们特别想回家,一分钟都不想耽搁!”姓钱的大叔脸上溢满了笑。为了快些和亲人团圆,他们都选择了坐高铁回家。

  ■ 运力改善

  春运,是对全国运输能力的一次大考验。

  上午10点,在北京上大学的小楼和朋友一起来到北京南站候车大厅,等待发往家乡广西的高铁。“今年12306的网站改版了,网上买票更方便,听说最近12306还开通了候补购票的功能,真的很人性化!”小楼说。

  同时,旅客的乘车体验也得到了改善。春运期间,时速160公里动力集中复兴号列车将陆续在普速铁路线上开跑。普速铁路运输能力扩充,新款复兴号列车车厢内设备、服务升级,旅客乘坐舒适度有了新的提升。

  ■ 服务很赞

  1月21日凌晨1点,北京站,刘女士牵着刚满5岁的女儿妞妞走向候车厅检票口,准备进站乘车。检票过后,检票员拿出准备好的一枚圆形儿童贴画,细心地贴在妞妞的左手手臂上。妞妞开心地摸着衣服上的贴画,牵着妈妈的手一蹦一跳地向回家的火车走去。

  针对带孩子的旅客,北京站在春运期间推出“儿童贴”特色服务,贴画上印着红色的“请看护好儿童,避免掉下站台”字样。儿童画形式的贴画特别招小孩子喜欢,每个孩子都抢着找检票员要贴画,贴在自己的衣服上。

  “做这个小贴画,最主要的是提醒父母注意孩子的安全,特别是晚上进站上车的过程中,人和行李都很多,有些家长可能容易疏忽。”北京站新闻发言人谢景屹说。

  为了提高广大旅客的获得感、安全感和幸福感,铁路、民航等部门还推出多种春运特色服务。北京南站新增80台能够识别港澳台通行证的自助售取票机,港澳台旅客购票取票更方便;持二代身份证自助进出站的检票口,旅客3秒就能实现进出站;北京南站、南京南站等18个车站的“高铁+共享汽车”服务,打通旅客出行服务最后一公里;首都机场APP和“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微信小程序,为旅客提供全方位的信息查询。

  此外,还有一些个性化站点服务,如呼和浩特东站实行蒙汉双语广播,满足少数民族旅客的出行需求;长三角铁路推行互联网、车站售票窗口和自助售票机“扫码支付”全覆盖,同时在列车上推出补票微信“扫码支付”功能。

严 冰 叶佳蓉 印 尧

“他的目标并非是妖形果!”天辰镜飞出,一道血光照射了下来将血袍老祖包裹到了其中。

  迎来艺术生涯首版威尔第歌剧 完成每个男高音都有的情结
  石倚洁:磨砺12年 圆梦《茶花女》

摄影/王小京

  《茶花女》 彩排照

  1月19日下午,著名歌唱家石倚洁在国家大剧院迎来他艺术生涯中的首版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他在剧中出演男主角。

  1月16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石倚洁表达了自己对即将上演的《茶花女》的向往,称“每个男高音都有唱《茶花女》的情结。”作为当红的男高音歌唱家,他承认自己的确有很多邀约,但他并不会乱接戏,他认为作为歌唱家自律很重要,“外面的诱惑太多了,但只有抵得住诱惑,艺术生命才能更加长久。”

  新剧渊源

  12年后重启《茶花女》

  提前一个月抄谱记词

  作为自己主演的第40部歌剧的主要角色,饰演《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可以说是石倚洁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他告诉记者,12年前自己闭关修炼的时候学习了12部歌剧,第一部是莫扎特的《魔笛》,第二部就是威尔第的《茶花女》。“当时由于年纪还小,我觉得自己声音的厚度是不够的,唱起来觉得力不从心,只是把音符学下来了,计划着35岁之后再唱这部经典歌剧。”

  原本和国家大剧院合作的《茶花女》是在2020年1月演出,但由于某种原因提前到2019年1月份了,正好和另一部即将在匈牙利演出的雷哈尔的喜歌剧《微笑王国》撞期。经历了一番纠结之后,石倚洁还是选择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茶花女》。

  虽然12年前曾经学过这部歌剧,但石倚洁回忆说当时学完之后就把谱子封存起来了,动都没动过,“12年后我再翻出来,除了《饮酒歌》等几段耳熟能详的唱段之外,其他的几乎都认不得了。”

  于是石倚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背谱子的速度也减慢了,不过他有一个好方法,“我背谱子就喜欢抄,我常常是将一张A4纸折成四页,把谱子全都抄在上面。”他还像记者展示了他的“小抄”,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这个方法不错,揣在兜儿里随时可以看。”

  接戏理论

  为让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

  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

  石倚洁接戏有自己的规律,他从莫扎特、罗西尼、多尼采蒂等作曲家歌剧中的轻型抒情男高音角色开始起步,但他非常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抒情男高音,这是在他刚开始学声乐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之前参加一些比赛的时候也是照着抒情男高音去唱的,但20多岁的时候要想唱主角,只有罗西尼、莫扎特等比较轻型抒情男高音的角色,“作为歌剧演员最难的是最初的五年,从一张白纸要发展成为有一点曲目积累的成熟歌手,五年时间每年五部歌剧,挺痛苦的。真是摸爬滚打地往前走。”

  现在,石倚洁就有选择权。到了2013、2014年,他开始慢慢往抒情男高音的方向上有了更多的尝试。2014年开始他先在法国,后在奥地利演多尼采蒂的《宠姬》,这部剧在罗西尼、多尼采蒂的曲目里面算是偏抒情的。2015年,石倚洁又接了和《宠姬》的重量级差不多的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在佛罗伦萨演出。再发展到2017年,石倚洁选择了智利圣地亚哥歌剧院唱了威尔第的《弄臣》。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石倚洁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实《弄臣》的曼图亚公爵比《茶花女》的阿尔弗莱德更适合我,因为曼图亚比阿尔弗莱德的音域稍微高那么一点,阿尔弗莱德中声区非常多,曼图亚稍微高一点,对于稍微偏重一些的男高音唱曼图亚就稍微困难一些,对于我这个轻型抒情男高音来说就正好。阿尔弗莱德中声区偏多一些,他需要的音色更丰满,本来准备2020年唱的,后来提前到2019年了。”

  除了《茶花女》是比较主流的歌剧,石倚洁还会接一些在世界上演出比较少的歌剧,甘心情愿去演那些不那么常演的戏,对此,他表示,“就算不常演,也不会改变这部戏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打个比方说,我自己心里喜欢的剧DD《宠姬》很少演,但我喜欢这里面男高音的几个唱段。”

  石倚洁在接戏方面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他认为作为一名歌手的自律特别重要,不能乱接戏,“这个行业的诱惑很多,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很难抵御各种诱惑,我身边有太多例子了,脑袋一发昏,没有节制地接戏,几年之后嗓子就唱坏了。为了自己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对于一些现代戏,很难界定是轻型还是抒情男高音,石倚洁就会告诫自己要理智地用声,“不去破坏它,但是用到最好。”

  未来展望

  调整进度每年两部新剧

  档期已经排到2022年

  不光是唱外国歌剧,唱中国歌曲的石倚洁也能牢牢抓住观众。听过他演唱《关雎》和《我爱你中国》的观众都为其动容。

  其实作为上海人的石倚洁常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分不太清楚前鼻音和后鼻音,为此他每次唱中国歌曲的时候都会特意查字典,把前鼻音和后鼻音标注上。“唱意大利文的时候常常会把很多细节的音标注得很清楚,就是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母语。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中文是我们的母语,所以有些发音才容易被忽视,标注上音标能更好地传达感情。”

  现在的石倚洁从早期每年五部新剧的进度调整到每年两部新剧。在石倚洁看来,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酝酿出好作品。多年的演出经验让他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标准,一名歌手除了吐字清晰很重要之外,还要通过音乐色彩来传递情感,“所有的歌都是有音乐色彩的,声音和情感有强有弱,并不是一味地用强才是强烈的情感,有时候最感人的恰恰是弱音,最难唱的也是弱音,要敢于用这些弱音去表达内心更深层次的感情。”

  现在要想约到石倚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到了2022年,国家大剧院演出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和古诺的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威尔第的《法斯塔夫》,西班牙奥维耶托演唱贝里尼的《清教徒》等五部歌剧都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工作。

  面对近年来国际歌剧界越来越多的轻型男高音涌现,石倚洁表示自己并不担心竞争的激烈,“其实每两三年才能出来两三个真正好的歌手,最终被剧院认为唱到一定标准的还是非常少的,而且这个市场还是挺大的,只要每隔两三年这些剧院想到让我去一次,我就有活儿干。”文/本报记者 伦兵 田婉婷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统筹/满羿

石暴听阿诚爆豆般地说完话后,微微点了点头,却是不曾说话,而是双眉微蹙,仔细地研读着阿诚递过来的几份方案报告,浏览完毕之后,石暴又两手倒背,在屋中踱起步来。“对了,大师兄,那袭击狱空门驻地白马寺的人已经打听清楚了!”蜀山仙剑派的弟子禹义继续道。局促之中,石暴就连说话也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原标题:涉传销、谈“链爱”:警惕“区块链”成“区块乱”